<sub id="58kck"><table id="58kck"></table></sub>
    1. <big id="58kck"></big>

    2. 首頁資訊商務會員鋼材特鋼不銹爐料鐵礦煤焦鐵合金有色化工水泥財經指數人才會展鋼廠海外研究統計數據手機期貨論壇百科搜索導航短信English
      鋼鐵博客  寂然無思
      鋼之家社區
      社區首頁 | 鋼鐵論壇 | 鋼鐵博客 | 鋼鐵樂緣 | 鋼鐵百科 | 鋼鐵微博
      您現在的位置: 鋼鐵博客 > 寂然無思
      歡迎登陸博客    tanycom的辯論
      日歷
      << < 2021年11月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新blog
       ·楊軍2019
       ·leadway
       ·阿帕網絡
       ·3456
       ·test_xr
       ·蘭陵王
      總人數16
      會員數0
      游客數16
       全球圍堵中國鋼鐵業
      字體: 發表日期:2007-08-27 15:12 評論:0 點擊:2187
      各國政府嚴控鐵礦石出口的同時,國際鋼鐵巨頭們也巨資參股或購買高儲量鐵礦。業內人士擔心,一直依賴鐵礦石進口并受困于鐵礦石不斷漲價的中國鋼鐵企業,未來更大的困境可能是花高價也買不到鐵礦石。
        
        新一輪國際鐵礦石價格談判將于年底蕩起硝煙。中國鋼鐵工業協會已經確定,2008年依然由寶鋼集團代表中國鋼鐵業進行談判。

        當“鋼鐵第一大國”在為“礦鋼博弈”而積極備戰的時候,國際上卻顯現“礦鋼融合”的跡象。

        7月19日,全球最大的鋼鐵企業阿賽洛米塔爾公司(Arcelor Mittal,2006年由印度米塔爾集團購并法國、西班牙、盧森堡三國合資的阿塞洛集團后成立)公開表示,將在塞內加爾耗資約17億歐元,擬開發法萊梅地區鐵礦,儲量估計高達7.5億噸,計劃2011年投產,全面達產2500萬噸/年。

        就在同一個星期內,在新德里召開的印度鋼鐵部會議協商委員會議上,印度國家鋼鐵部官員表示,一旦國內的需求能夠滿足,印度將只允許過剩鐵礦石的出口。發言人稱,此項問題已經關系到印度鋼鐵行業的增長。

        不僅國際鋼鐵巨頭紛紛投資鐵礦山,逐步兼具礦企身份,而且巴西、印度等鐵礦大國也紛紛出臺限制鐵礦石出口的措施,并計劃大力發展本國的鋼鐵產業,使本國礦業巨頭兼具備鋼企身份。

        全球鋼鐵業將迎來一個新的時代——“礦”與“鋼”深度聯合,建立“礦鋼一體化”產業模式,打造集鐵礦石資源勘探、開發、運輸、造塊、鋼鐵冶金、鋼材延伸加工為一體的“礦鋼企業”。

        鐵礦石大國有了“戒心”

        據印度《經濟時報》報道,2006年8月,印度鋼鐵聯盟主席致信給總理辛格指出,如果鼓勵鐵礦石出口,封殺鋼鐵出口,會使印度的競爭力轉移給中國、韓國和日本,將使印度回到從前的殖民地經濟,完全變成資源供應國和制成品進口國。

        今年年初,澳大利亞礦業企業EWLPP公司開始研究投資570億澳元建立鋼鐵廠,計劃規模達到4400萬噸,包括3000公里的鐵路和12座高爐,嘗試邀請全球主要鋼鐵廠參與。

        4月,繼征收鐵礦石出口稅之后,印度鋼鐵業代表又提出將每年鐵礦石出口量限制在9000萬噸以內的要求,并建議政府逐步減少出口量,以保存國內鋼鐵生產的原材料。據統計,今年1-5月份印度鋼鐵產量達到1740萬噸,增長16.67%。

        5月,巴西總統盧拉在出席全國鋼鐵工業會議時表示,巴西不能坐視中國鋼鐵工業的迅速發展,“不能眼睜睜看著淡水河谷公司(巴西礦業企業,世界第一大鐵礦石出口商)將鐵礦石裝滿貨船”,應該加大投資新建鋼鐵廠,對外出口更多的制成品和半制成品。

        6月, 巴西鋼鐵聯合會主席路易斯文森特在圣保羅表示,未來3年內巴西將對鋼鐵業投入289億美元的資金,爭取在3到5年內將把鋼鐵產量從目前的每年3090萬噸提高到6600萬噸。他認為,巴西只有快速提高鋼鐵的產量,才能增強在國際市場上的競爭力。據他預測,今年巴西鋼鐵產量將有望達到3700萬噸,增長19.7%。

        對此,業內人士認為,在鐵礦石生產大國,已經出現了深深的憂患意識。一旦這種憂患意識逐步變成國家政策,中國鋼企必然面臨更加強烈的鐵礦石危機。今年的“印度征稅風波”就是先例。

        可以設想,10年或20年或30年或50年之后,巴西、澳大利亞、印度等高品位鐵礦石生產國變成了鋼鐵產業大國,其鐵礦石不再出口,或微量出口。那么,依賴國際高品位鐵礦石的中國鋼鐵企業屆時將是何種處境?世界鐵礦石供應體系將發生什么樣的變化?世界鋼鐵業又將出現什么樣的格局?

        鋼鐵大國的“資源競賽”

        一些鋼鐵產業大國,正在加緊自己的資源儲備步伐。

        日本鋼鐵企業早就通過各種方式,直接或間接地參股了巴西、澳大利亞、加拿大、智利乃至印度的鐵礦,韓國鋼鐵企業也雄心勃勃進軍國際鐵礦石資源。

        在澳大利亞24個主要鐵礦中,8家有日本公司作為重要股東,其余16家鐵礦也都有日資參股。日本新日鐵、三井、住友控制羅布河公司43%的股份;三井財團在澳大利亞、巴西、印度及加拿大等國擁有鐵礦石資源4087萬噸/年;JFE與必和必拓的鐵礦合資公司西澳皮爾巴拉地區揚迪礦開發W-4礦床,按其協議,每年將向JFE發運礦石1600萬噸,期限長達11年。

        韓國鋼鐵企業也在雄心勃勃進軍國際鐵礦石資源,今年在海外資源開發投資達31美元,比前幾年有明顯的提高。2003-2005年韓國企業的國外資源開發投資為6.7億美元、7.8億美元和9.2億美元。投資地區主要集中在中亞和東南亞,如烏茲別克斯坦、哈薩克斯坦、印尼和越南等。

        礦業巨頭搶占中國焦炭

        眾所周知,澳大利亞力拓集團是世界三大鐵礦石巨頭之一,也是中國鐵礦石進口主要供應商之一。但是,今年5月,力拓集團北京代表處相關負責人突然宣布,一項被稱為HLSMELT的熔融還原煉鐵技術,經過該集團20余年投入10億美元的研發,目前已進入試驗生產階段。據稱,一旦這項技術被證明是可靠和成熟的,將是“對人類煉鐵技術的一次革命性突破”。業內專家認為,作為一家傳統的礦山企業,力拓集團在此時突然拋出這一技術,“除了抓住中國政府渴望節能減排的迫切心情以外,更重要的是給自己在中國市場上留一條后路。”

        無獨有偶,淡水河谷與中國兗礦集團、日本伊藤忠商事株式會社合資建立的山東兗礦國際焦化有限公司,在2006年上半年投入運營。這是中國目前最大的焦化企業,年產200萬噸優質焦炭和20萬噸甲醇。巴西淡水河谷公司投資2660萬美元,并擁有該公司25%的股份以及產品在巴西國內的獨家經銷權。

        業內人士分析認為,鋼鐵最重要的兩大原料無非是鐵礦石和焦炭。因此,鐵礦石巨頭最終的圖謀就是通過上游原料的控制和鋼鐵新技術的探索,增強對鋼鐵產業鏈交易的話語權,打造一個新的利益分配格局。

        可以預見,在不遠的將來,淡水河谷、力拓等鐵礦石巨頭很有可能由“鐵礦石談判對手”轉變成為“全方位原料供應者”,再變成“產業鏈布局競爭對手”。而對于中國鋼鐵而言,這將是走向未來、參與國際競爭的強勁阻力。

        意在“圍堵中國”?

        全球范圍內的“礦鋼一體化”熱潮,與我國鋼鐵產業的迅速壯大不無關系。

        今年6月份,歐盟貿易委員曼德爾森在與中國商務部部長薄熙來會晤后表示,受中國鋼鐵業巨額投資及產能過剩沖擊,歐洲正面臨價格嚴重失真及市場不穩定局面,并表示,歐盟可能會考慮采取必要措施。

        7月30日,就在中國商務部外貿司司長王受文等正啟程參加中美第三次鋼鐵業對話(Steel Dialogue)之前,美國幾家鋼鐵產業組織率先發難,指責中國鋼鐵生產商近年來的大規模擴張和出口增加,源于政府提供了超過3930億元的巨額補貼。

        8月2日,全球最大的鋼廠安賽樂米塔爾管理委員會成員沃思在電話會議上向媒體表示,將支持歐盟采取行動遏制低價的中國鋼鐵涌入歐洲。

        這一切只緣于中國鋼鐵產品增長迅猛的出口量。2006年,我國成為世界最大的鋼鐵出口國,共出口鋼材4301萬噸,同比增長110%。今年以來鋼鐵出口繼續飛速增長,上半年出口鋼材3379萬噸,同比增長97.7%。其中,4月份達到716萬噸的歷史最高。出口激增已經引發了新的問題:近期,大量低價鋼材的出口引發與美國和歐盟的鋼鐵貿易摩擦,2006年共有11個國家采取了27項反傾銷、反補貼等措施對我國鋼鐵企業進行調查。國際市場對中國鋼材的抵制情緒正在蔓延。

        從短期來看,“反傾銷、反補貼”等措施是抵制中國鋼材的重要手段。從長期來看,國外媒體認為,“整合產業鏈”才是與中國鋼鐵競爭的長遠之道,因此,包括安賽樂米塔爾在內的鋼鐵巨頭試圖加速資源控制,從產業鏈上游阻擊中國鋼鐵業的資源和市場擴張。

        “礦鋼一體化”將加劇鋼鐵資源爭奪戰

        可以預見,一個“礦鋼一體化”的時代即將到來。

        隨著巴西、俄羅斯和印度等地區鋼鐵產業的興起,未來幾年將出現一批跨區域的全球性收購。這些國家的鋼鐵企業坐擁資源優勢,可將生產成本控制在較低水平,更愿意將自己發展成集合“鐵礦——鋼鐵”一體化運行的“礦鋼巨頭”,控制世界“鐵”金屬的采集、冶煉和加工過程中的主流利潤空間。

        另外,憑借資源根基,他們更加渴望在歐美等成熟市場的高附加值下游產業中提高自身影響力,占有一定的市場份額。    

        按照巴西鋼鐵工業5年規劃,到2010年,巴西鋼鐵產量將達到7200萬噸,在2006年基礎上翻一番。巴西鋼鐵生產成本低,原料豐富,產量大。中國產品更容易沖擊南美其他國家,對此,為巴西提供了加速發展、進軍和覆蓋南美的機會。

        按照印度的計劃,因中印雙邊貿易以及與日、韓的鐵礦石長期供應合約,無法立即禁止鐵礦石出口,但是,政府已經承諾,在第11次計劃結束前(2012年),印度將由鐵礦石出口國變為鋼鐵出口國,印度屆時將生產1億公噸的鋼鐵。

        據媒體報道,業內人士預測未來幾年國際鋼鐵企業發展將發生一些重要變化:首先,大部分鋼鐵生產將在礦石和能源價格較低廉的地區進行,如巴西、俄羅斯、中國、印度、伊朗等國家。工業化國家和地區(歐美及日本)的粗鋼產量將減少15%—20%,取而代之的是進口半成品鋼材;俄羅斯、巴西、中國、印度以及中東地區的鋼產量將會增加。其次,部分鋼鐵生產將轉移到鋼需求增長的國家。此外,俄羅斯、巴西、印度等國家的鋼廠將繼續收購歐美地區部分或全部生產設備來擴大在西方發達國家的市場占有率,充分發揮在半成品和原材料方面的優勢。

        業內人士分析認為,“礦鋼一體化”模式不僅是因為企業之間競爭和博弈的取向,更將變成國家在爭奪鋼鐵資源和市場方面的政策行為,必然深層次影響世界鋼鐵工業格局。

        (資料)鋼鐵巨頭為何追逐“礦鋼一體化”

        “礦鋼一體化”模式是在傳統鋼鐵聯合企業的基礎上,以資源的充分占有為第一前提,建立系統化工業體系,旨在建立一個集采礦、選礦、球團(燒結)、煉鐵、煉鋼、軋鋼及深加工為一體的“礦鋼企業”,是對鐵金屬的系統化生產;行業性質也發生了變化,不再是單純的冶金業,而是以“礦產業——冶金業——加工業”為主,包含運輸、貿易、能源等在內的聯合產業群。

        “礦鋼企業”將帶上更加濃重的“資源性”,形成以“鐵元素”為主線的完整產業鏈條。“礦鋼企業”將立足產業鏈大整合,以資源儲備、礦鋼聯姻等方式,構建以資源為保障、以資源開發和鋼鐵冶金為主體、以鋼鐵延伸為前沿的新的產業架構。

        “礦鋼一體化”時代是一個鋼鐵產業追求以資源為根基的可持續發展的時代,也是一個眾多“礦鋼企業”并存、相互競爭的時代。在這個時代,“礦”與“鋼”的矛盾不再突出,而企業與企業之間的競爭將更加激烈,主要體現在搶奪全球鐵礦石資源和鋼材市場上。由于偏重于投資緊缺的礦產資源和金屬元素的高效利用,行業和企業都將表現出更強的社會責任感。

        從2003年以來,國際鐵礦石價格暴漲,鋼鐵業承受了巨大的原料成本壓力。為此,世界各國普遍開始注重鋼鐵產業鏈上游——原料供應鏈的建設。很大程度上,據有能源、原料優勢的印度鋼鐵巨頭米塔爾對擁有先進技術的歐洲鋼鐵集團阿塞洛的兼并啟發了業內的探索者。米塔爾-阿塞洛兩強聯合的優勢遠不止資產總額與排名上的堆砌,其真正的優勢在于產業鏈方面超強的互補性。兩者合并之后,可實現從粗鋼到高品質特鋼的產品線一體化;從歐洲到亞洲、美洲銷售市場的一體化;從南美到亞洲印度世界范圍內鐵礦石等能源原材料供給的一體化。專家認為,這些“一體化”所建立的優勢恐怕是中國鋼鐵行業在短期內所無法企及的。

        “礦鋼分離”時代將終結

        王明宇

        社會發展規律表明,激烈的較量之后必然是深度的聯合。任何利益的博弈要么以一方的消亡為結局,要么兩敗俱傷,要么以雙方握手言和為結局。利益博弈的內耗迫使產業主體必須尋求共贏和自救。

        過去十多年里,世界鋼鐵產業和鐵礦石產業就是在利益對立而產業攸關的狀態下矛盾生存著。2001年以前,國際鐵礦石市場持續了近10年的低迷期,鐵礦石供應企業因此被壓制著發展;從2003年開始,鐵礦石身價飆升,進入賣方市場,鐵礦石巨頭奪得了定價權;2003年底,國內鐵礦石進口量最大的寶鋼開始參與國際定價談判,但沒有發揮實質性的作用,接受了新日鐵公司的談判結果:價格漲幅18.6%;2005年,中國鋼鐵企業正式走上談判前臺,談判結果漲價71.5%;2006年談判艱苦磨合了7個月,最終還是漲價19%;2007年,中國鋼鐵企業達成首發價格,仍然上漲9.5%。作為世界最大的鐵礦石消費者,中國鋼鐵企業為這種博弈付出了慘重代價,2006年多支出原料成本120多億元。世界鋼鐵企業同樣為此承受著原料成本壓力,只是程度不同而已。

        礦與鋼無法實現“共贏”的尷尬局面迫使雙方企業開始思考新的發展模式。

        對于礦業企業來說,由于手握資源,希望繼續鐵礦石價格持續高位運行,更不甘心只作地球資源的開挖者和販賣者,希望能夠憑借資源優勢,發展自己的鋼鐵工業,瓜分鋼鐵產業鏈上的雄厚利潤。

        對于國際鋼鐵企業來說,必須尋求利益聯合,建立利益聯盟,使自己在“礦鋼博弈”中獲得更大話語權。但是,喪失資源意味著喪失底氣。鋼鐵企業不甘于長期受制于鐵礦石供應商,希望尋求對資源的控制權,直接從事鐵礦石的探、占、采、選業務,或者擁有礦山股份,建立“礦鋼一體化”產業模式,使自己成為鐵礦石供應與消費的雙贏者。

        無論是鐵礦石主體進軍鋼鐵業,還是鋼鐵主體進軍鐵礦業,都可以預見,“礦”與“鋼”的深度聯姻即將開始,“礦鋼分離,礦業改制”時代很可能宣告終結。

      ※ ※ ※ 本文純屬【tanycom】個人意見,與【鋼之家鋼鐵博客】立場無關※ ※ ※

      該日志尚無評論!


      您希望聯系哪位客服?(單擊選擇)

      国产在线高清精品二区,国产精品VA在线观看,国产精品每日更新在线,年轻人手机在线观看-小电影免费观看-年轻人看的视频大全-酷马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