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ofzwq"><code id="ofzwq"></code></nav><form id="ofzwq"></form>
  • <nav id="ofzwq"><code id="ofzwq"></code></nav>
      <wbr id="ofzwq"></wbr>
      <form id="ofzwq"><th id="ofzwq"></th></form>
      首頁資訊商務會員鋼材特鋼不銹爐料鐵礦煤焦鐵合金有色化工水泥財經指數人才會展鋼廠海外研究統計數據手機期貨論壇百科搜索導航短信English
      鋼鐵博客  寂然無思
      鋼之家社區
      社區首頁 | 鋼鐵論壇 | 鋼鐵博客 | 鋼鐵樂緣 | 鋼鐵百科 | 鋼鐵微博
      您現在的位置: 鋼鐵博客 > 寂然無思
      歡迎登陸博客    tanycom的辯論
      日歷
      << < 2022年5月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總人數22
      會員數0
      游客數22
       用什么辦法可以將房價降下來
      字體: 發表日期:2006-12-06 23:51 評論:0 點擊:1918
      房價太高了,這本身就是一件值得罵娘的事情。當然僅僅罵娘是不夠的,還應該有辦法將房價降下來。

        招數之一:宏觀調控。這種招數的理論基礎是“房地產存在泡沫”。經濟學中早有招數,但凡出現泡沫。可以用宏觀調控的辦法給經濟降溫。可惜的是,這一輪的宏觀調控手段不可謂不狠,可房價就是不降溫。在這種情況下,還有多少人堅持房地產有泡沫?泡沫說雖然沒有偃旗息鼓,但也不像當初那樣鼓噪得起來了。

        招數之二:政府將土地歸私人所有。這種招數的理論基礎是“政府不應參與市場”。土地私有了以后,土地就可以免費嗎?顯然不能。土地的價格是需求方競價的結果,土地無論私有還是國有,價格是不變的,唯一變化的是土地收入歸公還是落入土地投機商或地主手中。土地私有顯然不能降低房地產的價格。土地公有其實并不等于政府參與市場,香港也是土地公有,但香港一直被認為是政府參與市場最少的經濟體。土地的轉讓只要采用的是競價拍賣的方式,土地的價格就可以準確地反映市場的需求。香港一直是土地價高的地方,沒有任何一個嚴肅的經濟學家認為土地私有可以降低香港的土地成本,反而香港一直被經濟學家認為是世界上經濟最自由的地方。

        招數之三:政府增加土地供給。這種招數的理論基礎是“政府為了多收地價,有意控制土地供給,所以價格上漲”。這種貌似符合價格機制規律的招數忘記了一個基本事實:凡是房地產價格高的地方,都是大城市的中心地段,在這里,政府手中實際上已經沒有多少土地儲備;而政府大量增加的土地供給都只能在城市郊區,這些土地供給對于市中心的房價沒有任何影響。盡管政府在郊區增加了大量價格較低的住宅供給,但人們對這些低價的新增住宅并不感興趣,輿論只關心市中心的房價依然沒有下降。其實,無論政府在郊區增加多少土地供給,市中心的房價都不會下降,因為這里的土地是有限的,而非要在這里買房子的人幾乎是無限的。一直有人批評政府,說政府不能像當年平抑大城市的米價、打擊囤積大米的投機商一樣打擊高價的房地產業。這種批評忘記了二者的一個根本差別,政府當年可以在全國農村調集大米平抑米價,但政府絕對沒有辦法將農村的土地調集到北京上海這樣的大城市里來。

        招數之四:政府少收地價。這種招數的理論基礎是“地價高導致房價高”。這種顛倒是非的理論是徹頭徹尾的假理論,地價是房價決定的,如果房子賣不起價錢,又有誰可以哄抬地價?政府受人民的委托賣地,只有盡可能將土地賣個好價錢的義務,絕沒有低價出讓的權力。如果有任何一個政府不用拍賣的方式出讓土地,我們其實都有理由懷疑這個政府是否收受了開發商的賄賂;如果有任何一個政府不將土地出讓給出價最高的開發商,我們都有理由懷疑其中是否存在內部交易。其實一直都有一些不法商人與腐敗政府勾結起來少收地價,這個中國人民都知道的事實說明,政府少收地價與房價絲毫關系都沒有,只與開發商的利潤有關系。任何一個開發商都希望政府少收地價,但開發商實在沒有學問,不會把政府收足地價上升到理論高度來批判,只會用賄賂這種下九流的手段達到讓政府少收地價的目的。如果政府真的少收地價,最高興的人應該是開發商,他們達到了原來需要行賄才可以達到的目的。

        招數之五:社會資本參與房地產開發。這種招數的理論基礎是“降低準入門檻可以消滅壟斷”。這種本本主義的理論說起來是不用負責的,提出這種招數的人從來就沒有告訴公眾,到底多少資本算“社會資本”,要把土地分割成多小一塊,“民眾”才可以“自由參與”房地產開發?在大城市,蓋一棟樓動輒需要上億的資金,這并非人為設置的門檻,而是經濟規律使然。要求賣地蓋房的人成立一個有民事行為能力的機構(法人),這是市場經濟的基本要求,根本就不存在任何歧視。在中國,“社會資本”是完全可以“自由”參與房地產投資的,實際參與投資的也都是民眾,企業本來就是社會資本,股民本來就是民眾。“完全競爭市場”的教條主義者竟然不知道,真實的市場中根本就不可能存在“完全競爭”,投資永遠都是有門檻的,投資房地產的門檻絕對不可能和到菜市場賣菜的門檻一樣高。

        招數之六:將外國資本趕出房地產市場。大城市中心區,尤其是北京上海廣州深圳這樣的城市(價格真正被關注的其實也就是這些城市的中心區),外國資本買房是房價上漲的一個重要因素。這些地方的小職員們要和外國資本競爭資源極為有限的資源,顯然是力不從心,于是有人建議將外國資本趕出去。連這種招數都可以想出來的人不是一般人,絕對是走火入魔了。我唯一奇怪的是,世界范圍內的反全球化運動中怎么沒有這些人。

        招數之七:直接管制價格。“有識之士”其實知道,以上那些招數都無法解決問題,于是直接出一狠招,管制價格,這種招數不需要任何理論,要的就是霸王硬上弓,用政府管制的辦法不讓價格漲上去。這種招數打的是老百姓的旗號:既然價格高了老百姓買不起,那就為了老百姓管制價格。但這種招數并不是為了全體老百姓,因為他們的招數并不打算讓全體老百姓都買得起房子,他們只需要將價格管制到讓某“一部分老百姓”買得起就可以了,非常巧合的是,這“一部分老百姓”恰好就包括這些主張管制價格的人。

        既然價格管制的招數都出來了,其實結論就已經非常清楚:沒有任何符合市場規律的招數可以將房價降下來,前面那些貌似符合市場規律的招數全部無效。

        涉及到價格,要用市場的方式將價格降下來,無非是兩種招數,一種是增加供給,一種是減少需求。教條主義者只知道書上說自由競爭可以增加供給、降低價格。但教條主義者忘記了決定房地產價格的最基本要素是土地,無論你競爭如何自由,土地的數量都是固定的,沒有任何機制可以將土地這種資源搬到北京上海去。北京車展,全世界的汽車都可以搬到北京來,北京的汽車需求再高,全世界的供給者也都還需要降價競爭這塊市場。但沒有人可以將土地搬到北京去,要買便宜房子,唯有一個辦法,到通縣、到廊坊、到河北去買,那里的房價并不高。正因為大家都偏要在北京城區買,所以這里的房價必然會上漲。

        既然無法增加供給,于是只好減少需求,所以只有經濟學家才想得出將外國資本驅逐出去的招數來。想出這種招數的人,實際上已經暗示大家,增加供給降低房價已經此路不通了,所以才有這種損招。不許外國人買房,房價自然會降低一些。但不許外國人買房,中國人的收入也一定會低一些,市場對違背市場規律的懲罰,往往從你意想不到的地方下手。

        既然不允許外國人買房是荒唐的,從供給和需求兩方面都無計可施了,于是更荒唐的招數才有機會大行其道:直接管制房價。此招一出,有關中國的房地產行業不符合市場規律的批評全都成了騙人的鬼話。

        當然一定有人不同意這個結論,他們一定要說中國的房地產是不符合市場規律的,主張“符合市場規律”是他們的飯碗。如果有任何人要用符合市場規律的辦法來“改革”中國的房地產業,請你們站出來,首先旗幟鮮明地反對價格管制,然后再說你還有什么招數可以將房價降下來。
      用價格管制的方法將房價降下來,這就是這一輪圍繞房價的泛道德批判最后的結果。在中國,不乏有堅決反對價格管制的經濟學家,也不乏有熟悉“尋租”語言的評論家,更有言必稱自由、權利的“知識分子”,這些人大概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參與的這種對房價的泛道德圍剿,最后一定會導致價格管制,也一定會為“尋租”提供一個最好的舞臺。

      市場,你怎么就不可以將土地搬到北京去呢?你這個沒用的東西!

      ※ ※ ※ 本文純屬【tanycom】個人意見,與【鋼之家鋼鐵博客】立場無關※ ※ ※

      該日志尚無評論!


      您希望聯系哪位客服?(單擊選擇)

      国产在线高清精品二区,国产精品VA在线观看,国产精品每日更新在线,年轻人手机在线观看-小电影免费观看-年轻人看的视频大全-酷马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