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br id="e4tsi"><legend id="e4tsi"></legend></wbr>

  • 首頁資訊商務會員鋼材特鋼不銹爐料鐵礦煤焦鐵合金有色化工水泥財經指數人才會展鋼廠海外研究統計數據手機期貨論壇百科搜索導航短信English
    鋼鐵博客  寒蕊
    鋼之家社區
    社區首頁 | 鋼鐵論壇 | 鋼鐵博客 | 鋼鐵樂緣 | 鋼鐵百科 | 鋼鐵微博
    您現在的位置: 鋼鐵博客 > 寒蕊
    歡迎登陸博客    惟有暗香來的辯論
    日歷
    << < 2022年6月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總人數17
    會員數0
    游客數17
     西南地區最大油脂企業售賣地溝油 夠150萬人吃一年
    字體: 發表日期:2013-03-30 16:34 評論:0 點擊:1038
    趙瑞華的店鋪里仍然存放著大量商標名稱為“金菜花”和“吉象”桶裝菜籽油和豬油,只不過由于風聲太緊的緣故,其原料涉嫌摻雜“地溝油”的“吉象”牌豬油已經不敢放在顧客看得見的位置。“與往年相比,今年同期的銷售量大概只有20%左右,而且還只是就植物油來說,豬油基本上賣不出去。”趙瑞華在云南省曲靖市關坡寺從事食用油的批發銷售已經有10余年的時間,今年遇到了最大的經營危機。
    趙瑞華的經營危機來自于其所銷售食用油的生產商云南豐瑞油脂有限公司。這個在云南食用油市場占有30%以上的銷售市場,被業界認為是西南地區最大的油脂生產及經銷企業,由于涉嫌使用在生產原料中添加“地溝油”煉制食用油而聲名狼藉。
    3月21日起,豐瑞公司涉嫌“地溝油”一案在曲靖市中級法院連審4天,此舉創下了云南法院審理此類案件的最長時間紀錄。15名涉案人員被押上被告席,其中包括豐瑞公司董事長趙建國以及公司多名高管。
    3萬噸“地溝油”
    據起訴書指控,2002年至2012年3月,云南豐瑞油脂有限公司和云南豐瑞糧油工業產業有限公司向張紹忠、張家容、陳生等人購進地溝油22241.41噸,金額約1.14億元;向四川、江蘇等省市公司進購地溝油10038.9055噸,金額約4665.7萬元。兩公司將上述地溝油生產成“吉象”牌食用豬油后,運往云南大理、紅河等州市進行銷售。
    也就是說,2002年至2012年間,豐瑞公司及楊林公司總共購進地溝油3.2萬余噸,總金額達1.5個多億。
    云南光大司法鑒定中心出具的鑒定意見書顯示,從2001年到2012年3月,豐瑞公司銷售的豬油數量14萬多噸,涉及金額達10億多元;豬油調和油數量為1682余噸,涉及金額2367萬多元;豬油精煉油數量5224余噸,涉及金額4196萬多元。以上銷售數量合計14.8萬多噸,合計進額11.07億余元。換句話說,豐瑞公司10年間賣出去的這14萬多噸動物油均有可能摻雜了“地溝油”。
    去年5月18日,相關部門查出豐瑞公司涉嫌使用地溝油作為原料,摻混加工食用油脂,所生產的“吉象”牌散裝豬油、桶裝豬油、豬油植物油調和油產品在省內銷售。5月21日,昆明市食品安全委員會發出通報,豐瑞公司涉嫌使用工業用豬油和工業用魚油作為原料,摻混加工食用油脂。
    隨后,曲靖警方對此案介入調查,并將豐瑞公司董事長趙建國等30名犯罪嫌疑人抓捕歸案。在案件偵查終結后,由曲靖市檢察院向曲靖中院提起公訴。
    公訴人認為,本案社會危害性極大,雖未發現有人吃了豐瑞公司生產的“吉象”牌豬油而導致嚴重后果,但本案的發生讓老百姓談油色變,失去了對食品的安全感。本案犯罪持續時間長,跨度大,數額巨大。被告公司涉及地溝油3萬多噸,金額1.6億多元。其中供應量最多的是被告人張邵忠,他供應了7000多噸,供應最少的被告人吳明芳也有350多噸。“按每人每年消耗食用油20公斤計算,3萬多噸油足夠150萬人吃一年。”
    據此,公訴機關認為,被告單位豐瑞公司及豐瑞公司老板趙建國等7名被告人,明知是地溝油而加工生產成食用油進行銷售,情節特別嚴重,其行為應以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追究刑事責任。
    食用油市場亂象
    憑著在食用油市場浸淫多年的閱歷以及對這個行業的了解,經銷商趙瑞華認為,豐瑞公司涉嫌“地溝油”一案不過是掀開了食用油市場黑幕的冰山一角。“在云南甚至在中國,如果豐瑞的食用油原料處于這樣的狀況,那么其他油脂企業的情況也都大同小異,基本上好不到哪里去。”趙瑞華對本報記者說。以豬油的生產為例,為支撐其龐大的原料需求,豐瑞公司“吉象”品牌的原料毛油大的供貨商就有8個,下面又涉及無數的小型供貨商及成千上萬的個體戶,并由此形成龐大的產業鏈。
    趙瑞華表示,上述原料供應網絡不僅遍及全國各地,一部分原料甚至來自東南亞多個國家。油品的種類也不僅只限于豬的邊角料,甚至還有大量的魚油。
    事實上,在庭審過程中,多名豐瑞公司員工的口供顯示,豐瑞公司的豬油原料都是由分布在全國各地的大量散戶收購碎肥、肥膘、動物內臟以及死魚、魚骨等,統一煉成毛油集中供應的。很多毛油沒有生產日期,沒有符合資質的廠家加工,大部分不符合國家標準甚至是三無產品。
    一名員工稱“毛油里面漂著塑料和辣椒”、“臭氣熏天,幾十米外都能聞到”,另一名員工稱“油里面有銅銹、塑料桶蓋”,甚至油桶上還有通常用作劇毒標識的骷髏頭。而豐瑞公司董事長趙建國在對公安機關的供述中也承認,公司的進貨渠道很多,有些油是“工業用油”。
    豐瑞公司總經理余照全在法庭上表示,他知道毛油多少會有問題,但這是行業潛規則,作為一個打工的,也改變不了這樣的現狀。
    一個頗有意思的細節是,吳慶偉的辯護人表示,根據吳的供述,他在被公安部門抓獲后,辦案人員問他在云南還有沒有其他油脂企業使用類似的方法來生產油脂,當時吳慶偉列舉了另外3家油脂企業,稱都是用類似的原料和方法。行業亂象可見一斑。
    標準及監管的缺失
    在此次曲靖中院審理云南最大“地溝油”法庭上,對于檢方指控的罪名,所有犯罪嫌疑人幾乎都予以否認。豐瑞公司董事長趙建國表示“沒有任何部門告訴過我食用豬油的標準”,他表示,豐瑞公司的“生產原料不是地溝油”,“供貨商都是有資質的”。
    與此同時,幾乎所有被告供貨商均稱,他們的廠從來沒有被查處過,以此辯解自己的產品“合格”。幾天的庭審顯示,此案中涉及的8個供貨商,8個供貨商下面涉及到的大量公司和無數個體戶,他們在豐瑞案發前,從來沒有被有關部門查處過。
    但公訴機關在指控中,列舉了豐瑞公司相關人士大量的涉嫌違法犯罪事實。2012年3月13日,豐瑞公司向個體戶龍泉華(在逃)購進的地溝油被羅平縣公安局在金雞收費站查獲。豐瑞公司副總吳某得知情況后,立即安排更改原料配方及合同標的。同年3月18日,吳某到云南豐瑞糧油工業產業有限公司組織余某等人開會,采取系列措施,掩蓋違法犯罪事實,如將生產大罐中的油脂回灌到油桶,干擾公安機關的偵查。
    檢察機關查明,2002年至2011年期間,被告人張紹忠等8人承包昆明市肉聯廠油脂經營部進行油脂加工,后開辦油脂加工廠生產飼料用油脂,其明知豐瑞公司生產食用油,仍然與豐瑞公司聯系,供應7804多噸地溝油用于加工食用油,金額為4300余萬元。
    被告人張家容利用四川內江大自然豬油廠,于2004年至2006年,從四川內江等肉聯廠收取動物肉類邊角廢料、碎肥加工成地溝油銷售給豐瑞公司生產食用油。2009年開始,張家容作為豐瑞公司業務員,向隆正富等人聯系采購地溝油供應給豐瑞公司。2005年至2006年,豐瑞公司從張家容處購進地溝油3155噸,金額1188萬余元。2006年,豐瑞公司從內江大自然豬油廠購進地溝油3355噸,金額1312萬余元。之后,豐瑞公司先后多次向不同的個體戶購買了大量地溝油生產食用油。
    吳慶偉的辯護律師李春光認為,實際上,對于精煉豬油的原料用油,即法定概念的凈油,目前都沒有任何國家標準。
    他還認為,目前所有15名被告人沒有任何一個認為自己銷售、購買、使用的是地溝油。不能把本案涉及的不規范生產、加工等行政違法行為及所應承擔的行政責任等同于刑事犯罪行為及刑事責任,甚至混同于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犯罪及從重刑罰。
    事實上,正是由于相關領域法律法規的空白和監管的缺失,才導致像豐瑞這樣的食用油企業在10余年間一直涉嫌與“地溝油”有染。
    經銷商趙瑞華說,選擇不同的原料,主要還是背后巨大的利潤差距,“一噸‘地溝油’和工業油價格在三四千元,而食用豬油價格要萬元左右,在沒有人管的情況下,誰會用好的、貴的原料?”
    趙瑞華表示,如果法律法規不健全,監管不到位,再抓幾個趙建國,仍然是一陣風,過后,市場狀況還會一切照舊。

    ※ ※ ※ 本文純屬【惟有暗香來】個人意見,與【鋼之家鋼鐵博客】立場無關※ ※ ※

    該日志尚無評論!


    您希望聯系哪位客服?(單擊選擇)

    国产在线高清精品二区,国产精品VA在线观看,国产精品每日更新在线,年轻人手机在线观看-小电影免费观看-年轻人看的视频大全-酷马影视